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帝国学院 (Imperial College) 的大量建筑被拆除,留下一个极不协调的校园。 为此,事务所制定了一个总体规划,确定了需要进行环境改善等重建措施的多个重点地块,并为其他建筑事务所负责设计的建筑设立了指导方针。 总体规划中由事务所完成的第一座建筑便是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大厦 (Sir Alexander Fleming Building),该大厦展现了医疗研究设施的重大进步,促使社会互动和知识互动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大厦的中央是五层楼的研究中心,与实验室无直接关系的研究工作便在这里进行。 研究中心提供一个开放式场地,研究人员可以在此与所有学科和级别的同事进行沟通,这里堪称是大厦主要通道系统的枢纽。 研究中心的周围是标准实验室和专业实验室,以及本科教学区、管理办公区和一间咖啡厅。 研究中心向上逐渐变宽,在第二层和第四层形成供研究生使用的开放式平台,周边排列着供学习用的小阅览室。 雕刻感的屋顶采光板引入北面的光线,以营造最佳工作环境,再结合可控的阳光,让大楼内部变得活泼生动。 研究中心北端采用全玻璃设计——这是大厦唯一的开放式立面,朝向女王草坪 (Queen's Lawn) 和女王塔 (Queen's Tower)——这座 19 世纪 90 年代校园的最后痕迹。 模块化的实验室非常灵活,可在使用过程中变化布局或适应新技术的发展,十分适合微生物学家在此开展工作。 此外还有若干专业设施,这些设施需要靠近大楼的工作立管。 立管均安装在大楼边缘,为中央区域留出自由灵活的空间。 这在快速变化的研究领域里是必不可少的。 即使在大楼建造过程中,使用者的要求也在不断变化,而设计需要能够适应他们不断变化的需求。 此外,事务所还完成了花卉大厦 (Flowers Building) 项目,该大厦为研究生提供用于跨学科研究的生物科学实验室。

草稿和图纸

报价

作为医疗研究设施进步的标志

该建筑成功实现了长久的灵活性能,以应对微生物研究领域的各种变化。 此外,该建筑还使社会交际和知识互动氛围变得异常活跃,并巧妙地与位于伦敦南肯辛顿的帝国学院历史性校园的独特环境相呼应。 客户大卫•布鲁克斯•威尔逊 (David Brooks Wilson)。

事实和数据

  • 预约: 1994
  • 结束日期: 1998
  • 地区: 25 000m²
  • 高度: 40m
  • 容量: 1500
  • 客户: Imperial College and South Kensington Millennium C
  • 结构工程师: Waterman Partnership
  • 工料测量师: Davis Langdon & Everest
  • 照明工程师: Claude Engle
  • 其他顾问: Per Arnoldi, Sandy Brown and Associates, Research Facilities Design

奖项

  • R&D Laboratory of the Year, USA - High Honours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