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大学长久以来都被誉为临床研究的领军者。临床科学研究中心(CCSR)既可为其医学院提供先进的标准化实验室,又是其癌症和其他疾病研究项目的办公地点。该中心的设计符合跨学科生物医学研究的新趋势,促进人们的互通和交流,所形成的工作场所具有灵活性且光线充足,研究团队可轻松将其扩大和缩小。

设计任务书的要求将各实验室、主要支持性区域和办公室相互靠近。对称的两栋建筑形成一个阴凉的庭院,从而营造一个舒适宜人的社交环境。该庭院不仅是建筑的社交中心,还是倍受欢迎的校园交通路线。置身办公室内,可以俯瞰庭院,而一排繁密的竹枝则在一定程度上为人们拥有隐私性提供可能。环境体系充分利用了帕洛阿尔托(Palo Alto)的气候——堪称美国最宜人的气候之一。在全年的大多数时间里,办公室都采用自然通风,只有在极其炎热的天气下,才辅以通风措施,而且实验室和办公场所主要采用自然光。抗震性能也是一个关键因素:校园毗邻圣安德烈亚斯断层(San Andreas Fault),而实验室内配有高敏感度设备。因此,建筑采用了混凝土剪力墙结构系统,而且横跨庭院的桥梁由摩擦摆隔震支座支撑,容许两翼之间轻微的地震运动。

斯坦福大学多年以来一直都在倡导新的临床和科研方法。最近,该校正以一种跨学科的方式再度引领一场重大变革。临床科学研究中心在斯坦福大学首先掀起此变化的浪潮,而克拉克中心(Clark Center)则与之呼应,对此积极支持。这两栋建筑对全球各地科研设施的建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它们不仅建立了全新的国际技术标准,还代表了振奋人心的、新的科研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学科间的、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互动成为工作的必要组成部分。

草稿和图纸

开发项目

报价

Just as the project challenged the accepted perception of Stanford’s architectural vocabulary

it does an excellent job of supporting the still-evolving masterplan for the medical corner. In doing so, the project continues to invite interaction with a larger university community.”Lisa Findley, world Architecture, November/December 2001

The medical building’s design is an exquisite balance. Tying itself to the rest of the campus with several broad strokes

it also creates its own inward-looking world. [It] has captured the California way of work: you can work hard, but it’s alright to do it in a garden in the sunshine.”Alan Hess, San Jose Mercury News, 7 January 2001

事实和数据

  • 预约: 1995
  • 结束日期: 2000
  • 地区: 21,000m²
  • 容量: 3189
  • 客户: Stanford University
  • 合作建筑师: Fong & Chan Architects
  • 结构工程师: Arup, San Francisco
  • 工料测量师: Davis Langdon & Everest, Adamson Associates
  • 机电工程师: Arup, San Francisco
  • 景观设计师: Peter Walker & Partners
  • 照明工程师: Claude Engle Associates
  • 其他顾问: Research Facilities Design, Brian Kangas Foulk, Walsh-Norris & Associates